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从5.5飙升8.5,它逆天改命

时间:02-08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8

从5.5飙升8.5,它逆天改命

江湖传言,“央视出品,必属经典”。然而,《笑傲江湖》2001版横空出世,却颠覆了这一定律。这部剧自播出之日起便饱受争议,豆瓣低评至5.5,不及格。然而,20年过去,它却悄悄逆风翻盘。许多人开始承认,当年打低分是“随波逐流”。岁月沉淀,好在近年来《笑傲江湖》「显露真金」,评分终涨至8.5分。由此可见,一部剧之成败,非一日之功。不过,话说回来,现如今再看《笑傲江湖》,它又究竟“好”在哪里?「笑傲江湖」2001.3.26.中国大陆张氏武侠登场上世纪九十年代,随着三次香港武侠新浪潮的迭起,武侠之风,渐入佳境。往昔,此类小说,或被视作“诲淫诲盗”之物,今则渐获青睐。看着金庸剧在香港如此吃香,央视决定“铸剑为武侠”。《笑傲江湖》剧版,便成了“尝试之作”,探路江湖。这一重任就交给了张纪中。(张纪中是本剧制片人,并非导演)因为被奉为经典的98版《水浒传》,张纪中也有参与,其制作之能,人皆知晓。然而,在选角之初便起风波。令狐冲一角,原由邵兵担纲,后因邵兵“耍大牌”,张纪中毅然决然换掉,李亚鹏接棒。此一变更,非众望所归。后来《笑傲江湖》登陆央视,引起轰动,收视飙升却招来谩骂。观众议论,多以李亚鹏不敌吕颂贤,论其不似令狐冲。此外,作者金庸也出声,斥央视版《笑傲江湖》改动原著,虽赞制作用心,然艺术思想未得传达。原著作者一出,批评之声愈发「正当化」。央视此举,当年可谓是“壮士断腕”。试图以正统之姿,扶武侠上马,未料却惹得满城风雨。江湖儿女,各怀心事,央视版《笑傲江湖》就此成了众矢之的。说起《笑傲江湖》一书,乃江湖政治之寓言。金庸以“千秋万载,一统江湖”之语,揭示“权利的游戏”。但央视版却将剑走偏锋,淡化权谋,聚焦文化。金庸不满,觉其未尽其意。但作品终究是创作者的孩子,每个人眼中都有不同的“笑傲江湖”。央视之作,虽不尽如人意,但也非一无是处。实话实说,当年豆瓣5.5分评价,未免太过苛刻。而那些因随大流而一味贬低此剧者,实则未能体会到作品多元的魅力。经典在哪里?从豆瓣5.5分的波折历程中终得翻身,其间的曲折,实在令人啧啧称奇。《笑傲江湖》何以转变至此?>>>>好山好水谈及布景,昔日香港武侠剧,因地缚手缚脚,真山真水难觅其踪,观众多感遗憾。到了张纪中掌舵的《笑傲江湖》,却是“金钱堆砌”出的山水,使得古意盎然之景,成为了人们心中的美谈。记得剧中恒山一幕,真正的悬空寺难以触及。剧组便巧立名目,搭起假象,耗资不菲,竟达八十万,此种豪气,令人咋舌。剧组甚至还踏遍宁波溪口、无锡太湖、宜兴张公洞等地。只为追求那一份山水间的真切。当然剧中最经典的场景,莫过于绿竹巷、油菜地和衡阳桥头送别这三处。绿竹巷,本是一地青翠,世外桃源,却成了《笑傲江湖》中令狐冲与任盈盈情感交融之所。令狐冲,自思过崖后,心境大变。而后历经华山之争、药王庙之战,乃至师门之疑,种种磨难,皆在此得以释然。巷中,琴音悠扬,竹影摇曳,令狐冲与盈盈于此初次深谈,心扉渐开。在这里,令狐冲还偶遇了性情古怪的绿竹翁和面纱婆婆(任盈盈)。纱帘之内,是一位善解人意的“长者”;纱帘之外,是一位心怀苦楚的青年,吐露心声。从老篾匠学得编织竹耙之技,令狐冲内心获得前所未有的慰藉,琴心相通。此情此景,岂止一叶扁舟能载去?岂止绿幕摄影能诠释?然而,江湖恩怨,终究让冲盈二人重回纷扰。在“绿竹巷”一战中,令狐冲和任盈盈的情感达到了极致。任盈盈更是为了令狐冲能够保全名誉,甘愿自囚少林寺达十年之久。可以说——央视版《笑傲江湖》的绿竹巷,将“冲盈恋”的这份超脱宁静展现得淋漓尽致。使绿竹巷成为超凡脱俗的圣地。观众仿若身临其境,感受那份清净与慰藉。这里顺便插一句,绿竹巷一战,打戏也堪称一绝。不夸张的说,央视版《笑傲江湖》里的打戏也是国剧「经典中的经典」。剑法如行云流水,迅若疾风,步步皆刚猛有力。对打势如游龙,脚似闪电,形似猿蛇,令人叹为观止。再说说衡阳桥头送别。别情绵绵,央视之手,又添新篇。只见令狐冲,孤立舟头,远处西日已沉,江波轻荡,如其人生,漂泊无定。草庵之下,任盈盈弹琴吟唱,声声入耳。恍如“暮霭沉沉楚天阔,秋意浓重,离别之情,何其深重”。舟行渐远,音乐渺渺,唯见纱帘之后,老婆婆与孤亭默立。万语千言,不及此景默默。盈盈一曲《有所思》,道不尽儿女情长。此外,油菜花的镜头,四度出现,皆为情节之妙笔。比如——晨光初照,令狐冲准备前往绿竹巷时,就经过这片油菜花。花海辽阔,金黄一片,令人目眩。他行于其中,或自在,或忧郁,影视借此一景,将其内心世界展现得极为丰腴。正如插曲《天地作合》所吟:“莽莽苍苍兮群山巍峨,日月光照兮纷纭错落,行云流水兮用心无多。”所以央视版《笑傲江湖》中,广袤的景色,并非画蛇添足。而是蕴含着古典之美与真挚之感,使剧情更添生气,过度自然而顺畅。这与那影棚之中构筑的场景,自是迥然不同。>>>>成也选角,败也选角书中令狐冲,豪情万丈,与世无争。处女子之间,又显风流倜傥,放诞自如,此二者并行不悖,使其形象更加饱满。比如——TVB版里,令狐冲“挑逗”任盈盈,两人“打情骂俏”一幕,最为生动。尤其是最后一撇坏笑,演绎的何其生动。难怪有传言金庸曾亲赠匾额于吕颂贤。也正是如此,也有人认为这次央视版令狐冲选角输给了TVB版。上:吕颂贤版令狐冲下:李亚鹏版令狐冲反观央视版,关于李亚鹏饰演的令狐冲,当年外界多有议。书中所言,令狐冲乃是“长方脸蛋,剑眉薄唇“。当年有人说他形象上缺少令狐冲的狂放不羁,似乎还有点傻,更合适于正角之位。而究其所饰演的令狐冲,表面交游不拘善恶,实则内心坚毅正直,把个无拘无束的男子,演的坦荡荡。金庸后记又云:“令狐冲不是大侠,是陶渊明那样追求自由和个性解放的隐士。”看他佩竹笠,披布衣,挽长剑,步入烟雨蒙蒙的竹林深处,迎风而立。这扑面而来的那份超脱世俗的潇洒,不就是书里的令狐冲吗?再看看许晴饰演的任盈盈,最开始被TVB版粉嘲讽有些少妇像。但实则许晴版任盈盈,智勇双全,临事而不惊,真乃难得一见之才女。表面观之,不过一好看少女;去其斗笠,复是风情万种。此等角色,非常之难演绎。年少者难有深度,老戏骨难以回春。尤其是各种情绪的转换——诸如。云娇雨怯。梨花带雨。英姿飒爽。柔情似水,眼神拉丝。皆在许晴的演绎下跃然纸上。所以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许晴版的任盈盈,可谓诸版之冠。或许,让观众最为惊艳的,还得是李解饰演的林平之。似江湖上的一叶孤舟,遭遇惊涛骇浪,命途多舛,令人叹息。记得林平之初登场时,身为福威镖局的少东家,已显侠骨柔情。后来屡屈膏腴于人,皆为报血海深仇。新婚之夜,一句"爱妻,你的大恩林平之来世再报"。乃是对未了缘分之无奈,也是对复仇大业的坚持。及得《辟邪剑谱》,林平之如蜕变之蝴,破茧而出,不属此界之阴柔,内外却散发出阴冷杀意,使人心寒。复仇路途艰难,林平之每一步皆步步惊心,每一笑背后皆为刀光剑影。与岳不群决战,更展其悲壮无奈。败局已定,面对死亡之林平之,恐惧绝望,如暴雨前的压抑,使人窒息。绝望中咒骂“岳不群,你不是男人”。既揭岳不群伪君子之面目,也表达了自身命运之不甘悲愤。李解的演绎,翩翩之态夹轻蔑,睥睨之眼含毒意,形神皆至,刻骨铭心。观众不仅能看见他复仇之形,也能感到他沧桑怨恨之魂,情仇交织。此外,还有魏子饰演的岳不群,伪君子之形,尽显无疑。岳不群之于众人,乃是儒雅之士,面具下却藏着一颗狡猾之心。尤其是他由正转伪,渐露其行,妙在「骤不可知」。一双阴狠阴鸷的鹰眼,就能将观众的心思牵引,令人不自觉随之波动。而茅威涛塑造的东方不败,也非泛泛之辈。东方不败,以其独特姿态立于江湖,可看作一朵孤傲的莲花。茅威涛对此角色(雌雄难辨)的把握,行云流水间,毫无违和之感。虽说她的形象不被世人所推崇为至高无上。但是她所展的形态美,却有着难以言喻的魅力。也正因如此,使东方不败这一角色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>>>>乐韵磅礴,情深意长《笑傲江湖》中,赵季平所谱之乐,真可谓是琴箫合鸣,天地共舞。音乐家赵季平如《天地作合》,在五霸岗之上,令狐冲等英雄聚首时响起。既显宏大气象,亦不失细腻情感。还有刘欢、王菲合奏的片尾曲《笑傲江湖》。笑傲江湖,刘欢其声如天籁,空灵悠远;又如庄周梦蝶,心随乐动,身与曲飞。试问人生在世,孰不寻觅一位知音?纵遭孤独困顿,高山流水之间,曲刘一曲琴箫,足以忘却尘世的烦恼,笑傲江湖。‍>>>>争议即经典,改编并非胡改央视版《笑傲江湖》的改编,当年引发诸多争议。比如。左冷禅嵩山一剑毙命;冲盈二人初回便草草现身;恒山三定被删;结局令狐冲血刃师父岳不群;此等皆非原著所载。观众(尤其是原著党)对此多有不齿。称之若改编至此,宁可重铸新篇,勿以《笑傲江湖》之名,伤原著党之心。但有一点要说的是,改拍非是原著复刻。就拿港台旧作来说,吕颂贤版的《笑傲江湖》也未尽致。多因香港电影产业所趋,只追求快而粗,尤其感情线丰满,损原著之美。还有徐克版《笑傲江湖》系列,更是别出心裁,直接把东方不败性别换成女性。虽说这版几乎和原著不沾边了,但不可不说林青霞的东方不败,以及与王祖贤的床戏,已成经典。上:《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》 下:《笑傲江湖2:东方不败》如果有些原著党拿金庸的批评当作是对央视版的批评,我觉得大可不必。因为金庸几乎对所有改编他作品,与他原著不相符的影视化作品皆不认可,特别是擅自加戏。诚然,改编需灵气与创造,本质上是一场创新与传承的博弈。若拘泥于原著,便失去了创新的灵魂。央视之作,虽未尽得原味,却以戏曲之姿,赋予人物更多戏份,使得辟邪剑谱的纷争更显层次。比如,对于青城派掌门人余沧海的全新塑造。以其变脸之术,将四川古老的川剧艺术植入江湖恩怨。当年,有人以为改编便是背离,然而在此处,却见到了一种创造。将变脸艺术与武侠人物结合,非但没有“玷污”原著,反而让余沧海这一角色,更添几分看不透的魅力。当然,此「变脸」非彼「变脸」,每一抹转换,皆是心机与情绪的流转,深藏不露。于是,这位老道身上,便有了一层又一层的迷雾,让人不得其门而入。这一创举,不啻为点睛之笔。让《笑傲江湖》这部作品,更添了几分看点,也更让人回味无穷。此外,我个人觉得央视版《笑傲江湖》最大的改编就是对《辟邪剑谱》的追求和欲望的增强。但为什么要如此改编呢?就像我在上文所说,《笑傲江湖》此书非但武侠,更蕴含深邃的政治寓言。金庸先生借此抒发心中政治观。古之文人,以治国平天下为志,小说写作,不过“邪门歪道”。由此,金庸以小说为舟,载其政治抱负而行。于书中,岳不群、左冷禅诸人,皆是政治色彩浓厚之辈。岳不群,外表克制,内心野心勃勃,终于政治正义之名下憋屈而亡。左冷禅,为权不择手段,典型的权谋政客。冲虚、方正,表面公正,实则深谋远虑。东方不败,权高位极,却因空虚至极走向变态。任我行,权势巅峰之际,却倒在成功前夕。这些人物的命运,正是金庸欲借书中人告诉世人的政治哲理。不过,文学之作,字里行间蕴藏深意。尤其是金庸笔下,那些出人意料之死。比如。任我行死的最是令读者感到不快,可能是脑中风?还有左冷禅,一个没站稳就扑在剑峰上,噶了。虽于文中显神来之笔,但放置在荧幕上,观众或难以领略其间滋味。毕竟影视化改编,会更注重形象与观感。而央视版《笑傲江湖》对原著真正的「全新改编」,起于五岳剑派之争。左冷禅之死,正是利用剑比之机,除去岳不群的最大威胁。思过崖遗刻一开,诸派心动,皆因那失传剑法的诱惑。这种改编虽说偏离原著,却也使剧情更引人入胜,适应观众的观影习惯。金庸或许因剧变简化而不悦,但影视正是在改编中寻新意,于紧张激烈中见真章。终成经典岁月流转,20年来观众的审美在不断发生变化。央视版《笑傲江湖》终究破茧成蝶。这一切,皆因时间给予了它最公正的评判。而在观众心中的《笑傲江湖》,也将随着时光的流逝,愈发醇厚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