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春晚跳科目三,为什么不可以

时间:02-09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7

春晚跳科目三,为什么不可以

作者|吴邪“科目三即将登上春晚。”这个消息出现即登顶,和“梅西缺阵”共同成为2024春节前讨论声量最大的两件事。在不少人心里,“科目三”的走红是不可思议的。它的配乐、动作、使用场合,都将国风转为土嗨,加上“男色营销”的映衬,并不适合在正式的场合出现。在许多年轻人看来,“更不适合出现在春晚”。春晚,是阖家欢乐的必备项目,是几代人沟通交流的媒介,是热闹喜庆的过节象征。但同时,它的符号被偶像生态、碎片内容、情绪时代赋予了衍生的含义。变成了粉丝们自证咖位的年度行程,短视频的素材和选题,以及观众们“印证狂欢”的工具。“春晚押题”成为了节前标配,靠着调侃收割流量池的表现之下,小娱搜索分析之后,看到的更是大众对于内容创作本身,以及对当下低级创作方式走红、被效仿、被批量产出的不解、迷茫。春晚似乎只是成为了一个切口。大众需要一个足够普世的载体,去承载所有的情绪,承载所有的期望。科目三的走红,虽然被贴上了“不体面”的标签,却也成为它传播力强、受众庞大的证明,走上春晚的支持力。回到底层,还是那一句简单的众口难调。怎么才能把“科目三”用好,才是对于当下内容创作的重要一问。梦起papi酱,三年又三年七年前,《papi酱的春晚预测》横空出世。papi和朋友霍泥芳,一人举着一根筷子,从主持人演到冯巩,从蔡明演到郭冬临,五分钟不到的视频,歌舞汇聚、热梗齐聚,一经发布,就在B站冲上排行榜第一。随着视频里出现的“辣眼睛”“蓝瘦香菇”等词汇和情节被逐一应验,《papi酱的春晚预测》成为养老视频,在每年春节前被盘到包浆。以此为起点,对春晚的预测视频成为了每年的必备项目,并逐渐演化出了“整活”的标准套路。对2024年春晚的预测,大多以“网络热梗抖包袱 +融入社会议题拉近观众距离+和和美美大结局”的三段式结构。目前被押宝的2023网络热梗,包括但不限于,mbti人格测试衍生出的谐音梗“相亲相爱ie家人”,和东北旅游一起走红的南方小土豆,以及卖萌语气尊嘟假嘟。小品的议题,大多以婚恋、婆媳关系、加班站岗等情景开启,短视频创作者们最爱的结尾,则是脍炙人口的“大家一起包饺子”。大多数的春晚预测,或多或少透露出了对春晚部分程序化小品的调侃,但最开始的“春晚预测”,其实就是一场以流量为基准的灵感选题。papi酱曾经在采访中提到了这个选题的偶然性。“那天其实我们是在聊另外一个选题,聊到十一点多了,大家说歇一会儿,然后就聊起来春晚,说到了好玩的地方,然后就说那就拍视频,很快,当天晚上两点多就拍完了。”视频最后的小字写着:感谢每一位为陪伴我们度过春晚的老师,期待新一年的春晚。那一年的春晚,也确实不负众望,出现了不少高质量节目。还没有说出“辣眼睛”的蔡明,和潘长江靠着《老伴》这个小品,贡献了不少金句。比如“颜值越高,责任越大”、“取个快递人都不一定给他”、“妈妈得送你去动物园”,以及真挚浓情的土味告白——“什么你的我的,连你都是我的”。被网友戏称“最后防线”的沈腾,褪去“奸懒馋滑”,演了个孝顺女婿,被魏翔的“心有力而余额不足”噎到无语。除此之外,以“大家闺秀”和“大家跪下”姥姥为切入口的《姥说》,春晚难得的完全南方口音小品《阿峰其人》,也都出现在2017年春晚。但到了2023年,观众们发现,类似节目越来越少,四个多小时里能被大多数人记住的,似乎只有沈腾去暖气片接热水,贾玲和张小斐的“小肚鸡肠”。冯巩不再是固定嘉宾,蔡明不再够毒舌,只有孙涛还是一如既往。AI作图,by娱乐资本论连带着春晚预测,开始有了倒逼创作端的强势。拍摄主题从单一的短小品,开发出导演紧急开组会、00后当春晚导演、寝室春晚提前看等多样化形式。开播前,春晚似乎已经变成了“调侃生活”和“印证狂欢”的工具,或者说被解构成了段子本身。不只“科目三”“科目三即将登上春晚”的消息,成为了新一轮的爆发点。为什么科目三不招待见?加速之后变得土味的《一笑江湖》,加上强劲的鼓点,怪异魔性又意义不明的动作。学起来很快,传播性很强,记忆点十足,但确实也如同大部分反面意见所说——不好看、不好听、不好评。相似的梗还有我姓石、郭老师、掐脖舞、爱如火、flower舞。“土嗨”和“摇子”,就仿佛千禧年间的非主流、精神小妹之风,以不同寻常的审美席卷而来。他们通过互联网快速地寻找到同好,借由兴趣社交飞速传播,在各个重叠的社群里频繁出现,呈现出火遍全网、“霸凌”网络的形势。年轻人对科目三的反抗不关于场合。前段时间,韩国男团Enhypen在演唱会随机舞蹈表演“科目三”的话题和视频冲上热搜。小赵恰巧在现场,目睹了偶像与土味的碰撞,听到了身边人发出来的尖锐爆鸣。“我的演唱会搭子看到他们开始跳,就停止录制了,还在好友群里发公告,说不要给她发相关视频。”小赵也收到了朋友们发来的视频链接。“我当时只觉得不太好看,都没意识到这就是科目三,也没想到后来还上了热搜。”这次春晚预测似乎也是同样的情况。以春晚为切口,在社交平台有话语权的年轻人们,开启对网络热梗的模仿整合,而在这种对“科目三”的反抗背后,其实是年轻观众对于低级内容创作方式的不满。随着情绪、视觉成为碎片时代的主导,拍摄方式、剪辑技术、配乐审美、硬核文本等等一系列要素,已经不再是网络爆款的必备要素。一段好笑的脱口秀,可能是数年前就出现过的段子。一首爆火的歌,无论从歌词还是编曲都亮点不多,唯一的优点是足够“好唱”。越来越多在年轻审美中被评判为“粗制滥造”的内容,以受众无法理解的频率和速度收到关注,甚至淹没了许多高质量内容和创作可能性。年轻观众们排斥的是网络梗上春晚吗?或许并不是。被打上投机取巧、快餐笑点标签的谐音梗,总有能频频出圈的名场面,2022年北京台春晚冯巩的谐音梗猜人名,在抖音获得了近五十万点赞。2023年,冯巩贾旭明再次借谐音梗的形式推出《影视新春乐》,仍旧在社交平台好评无数。重要的是梗怎么用。“你不能拿到什么就往内容里硬塞。一个节目里,如果不靠网络词汇就能演,就不要动不动芭比Q、拿来吧你、猥琐发育别浪。”参与过几次春晚小品的编剧小林告诉河豚君,网络热梗可以作为台词、情节甚至背景出现,但不应该把梗当作kpi,或者作为结果导向去使用。喜剧的创作,应该始终维持意外性和新鲜感。“科目三甚至可以作为一个新的情绪符号出现。而不是一回家就看到父母在学科目三这种直白的情节。”大部分网络梗的出现,似乎都是在一种调侃、巧合、意外的环境下。无论是完颜慧德的longly,还是被当作bgm使用进而开始代称猫咪、宠物的哈基米。而当这些被以“划重点”的形式加入到新的作品中,势必被削弱了新鲜感,因而更需要新的解读、诠释方式再度释放笑点。近几年春晚的搞笑名场面大多也因此。飞跃的邓超,吃鸡的张若昀,穿高跟鞋的撒贝宁都作为春晚笑点,无心插柳柳成荫,在社交平台病毒传播。或许在年轻观众们对科目三、网络热梗的模仿中,不少人想要发问的是,如果“科目三”上了春晚,能有惊喜吗?春晚,会如何把这些网络梗,玩出新的乐子?科目三,给哪些人看?为什么科目三能上春晚,为什么很大一部分网友已经默认,科目三登上春晚是即将发生的"事实",这背后的逻辑再简单不过。春晚大概是目前唯一个足够大众向、整合性的节目,因此春晚面向的,包括庞大的受众,也包括“让科目三火”的人群。节前回到家乡的李然告诉小娱,他就偶遇了科目三。大年二十八傍晚,他出门觅食,看到附近的广场上,大约二十个阿姨列队站着,放着科目三当Bgm热身。科目三的走红,或许就是在这一个个年轻人难得触碰的日常里。这很难不让人想起曾经被视作广场舞王者的凤凰传奇。彼时《最炫民族风》《月亮之上》《自由飞翔》等一系列歌曲袭卷乐坛,也获得了不少“土”“俗”的评价。随着沉默的大多数被越多越多地观测到,沉默的螺旋被社交媒体打破,凤凰传奇的支持者获得了发言的渠道和工具,刺激凤凰传奇进入大众视野的频次越来越高。网络用户被迫开始理解“地气”审美,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被曾经嗤之以鼻的重节奏蛊惑。海底捞爱好者居明在一个月内偶遇了三次科目三“点单”。在看过现场表演之后,他有点理解科目三能走红的原因。“挺有仪式感的。跳之前服务员还得跟上菜一样来一句:您好,这边是您点的科目三。”居明甚至感觉,点科目三其实比听店员唱《生日快乐》的难度更低,“因为它动静更小一点。”他决定,年后吃海底捞也要鼓起勇气点一次科目三,“单纯觉得好玩,和吃饭前说个段子一样。在现场的氛围下,你不会管他土不土,只会管能不能吃的更开心。而且还是免费的服务,不点白不点”。足够土和俗,也意味着足够的好理解。在某春晚预测视频的评论区,不少网友提供新点子的同时,诸如“可是这样,我奶奶就看不懂了”的声音也正在出现。如何平衡观感,找到通俗易懂又新鲜有趣的内容方向,一直是大众给予春晚的期望和要求。大众对于春晚的热情,对于春晚内容的再创造与理解从未停止。即便是在被高度调侃的2023春晚,其话题仍旧刷榜热搜。邓超孙俪的情头、宋轶的鞋子、沈腾的表情包甚至是台下观众的反应,都在2024年春晚前,再次成为大众的精神食粮,滋养着大众对于春晚的厚望。在这样的情绪底色下,年轻人对“科目三”的容忍度或许是可伸缩的。伸缩的关键点在于,能够为非科目三爱好者提供的内容,达到了什么样的质量和比例。我们可以看“科目三”逗笑别人,也想知道宫廷玉液酒,到底多少钱一杯。(文中均为化名)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